第2385章 这事谁负责啊

  啊,找她有事?护士长心不由得忐忑起来,到底是啥事?

  护士长开动脑子,想着这几天是哪位护士工作不到位,要知道为了防止褚冬梅家属闹腾,她可是安排了技术最好,服务态度最好的护士,而且还特别叮嘱再三,让她们多上心。

  “我想给医院捐款,你看我找谁。”

  “捐款?”护士长愣住了,要知道他们医院一年接待那么多病人,有人会给医生护士送红包,可真的从来没有人会捐款。

  “对。”张虹不住的点头,她本来是想着捐款改善下医生护士的工作环境,不过好像没有这先列。

  张虹想起京城的医院里,好像有一个基金,就是为了支付没有钱支付药费的病人,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当然这笔钱捐出去后,这笔钱最后该如何花,那都是医院的事,张虹不管。

  “我记得医院里应该是有这方面的基金。”张虹也忘记到底是啥名字。

  “有有。”不要说张虹不记得这个名字,就是护士长也不记得基金的具体名字,不过她记得是这么一个基金。

  不过成立了几年后,除了刚开始医院的职工捐款部分后,就没有啥捐款,时间长了,大家也就忘记了。

  “你确定吗?”护士长再次确认道。

  张虹嗯了一声,“对,我想捐款十万,不过不要宣传出去。”

  张虹担心医院到时候会把这场捐款变成一个大场面,比如报纸和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张虹可不想闹的轰轰烈烈。

  护士长惊呆了,虽然这年头万元户已经不是啥稀奇的事,可十万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本来她想着捐款的话,有个几千最多一两万就成了,结果没有想到竟然有个十万,嘴巴顿时长大了。

  “你确定吗?”护士长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一定是听错了数字。

  “对,就是十万。”张虹再次肯定道。

  护士长懂了,好吧,对他们而言,十万是个很大的数字,可对张虹他们而言,十万不就是等于他们的几毛吗?压根就没有看在眼里。

  “那个这事。。”这事不是她主管,也没有办法做主,“我,我带你去见。。”

  呃,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这事,护士长想了许久,都没有想起这事是谁负责,应该去找谁。

  不过没有关系,不管谁负责,都没有办法绕过院长。

  护士长打算去找院长,至于科室主任,她知道找了也是白找,她都不知道找谁,难道科室主任会知道吗?

  张虹可没有心情去见所谓的领导,到了后,又是各种的寒暄,她是懒得去面对这样的情况。

  “你问下,具体该如何操作,是必须要现金还是可以刷卡。”

  唉,在这个付费都需要现金的年代,抱着一堆钱去办事,真的是伤不起。

  “好,我问下。”护士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说,除了去银行办事,见过一大堆的钱,她自家存款都没有十万。

  “那我去见下医生。”反正风声已经放出去了,护士一定会帮忙去打听,而她就等着医院的一些领导去病房就成。

  医生知道来者是张虹后,态度那是一个热情,认真的说着褚冬梅的病情。

  “老太太的情况不是很好,虽然年纪不是太大,可毕竟也是常年躺在床上。”都说张虹和褚冬梅的关系不是很好,可毕竟是母女,没有看到老太太的情况不是很好,就立马从京城赶了回来。

  “我知道,前几年也是情况危险,其实老太太能活到现在,也已经不错。”张虹看出医生紧张的理由,知道应该是担心她会发飙。

  不好意思,张虹压根就不会怪对方,可以的话,只想说,压根就不要抢救啥的,直接让老太太就这么去了比较好。

  可张虹不能这么说啊,“不管结果如何,你们已经是尽力了。”

  “谢谢你们。”

  医生目送张虹离开后,不由得松口气,掏出手绢擦了一把汗,“幸好不像。。”

  医生不由得想起同样是兄弟姐妹,那个小儿子,那是有一个凶悍,听到他说老太太的情况不好,恨不得冲上来杀了他。

  而这位明明很有权势的主,那是一个和蔼。

  “是啊,我都吓的不敢说话。”边上的医生也出声了,“本来以为会很难说话,结果很是明理。”

  “这样的家属多点就好了。”一个医生感叹道。

  “是啊,这样我们的工作就好开展了。”

  “是啊,可惜这样的家属不多。”

  护士长正好去医生办公室送资料,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是啊,对方挺好说话。”

  “而且对方说了要捐出来十万。”

  啥?在场的医生都惊呆了,“啥,你说啥?”

  “捐十万给我们医院?”

  “真是有钱。”

  饶是他们这些做医生的,平时有工资有奖金,偶尔还会有红包,以及一些其余的收入,可也没有十万的存款,当然也许科室主任有这个钱,可谁会舍得直接十万捐出去。

  “对啊,捐给咱医院,那个啥基金,就是帮没有钱付医药费的病人的基金。”护士长到现在还是没有想出基金的名字。

  “对了,你们知道这事应该找谁。”护士长问了句。

  这个问题可是把一群医生给问住了,大家面面相觑,“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

  “对啊,书记?”

  “王副院长?”

  “曹院长?”

  总之,医院里的各个大领导都提了遍,护士长那是一个无奈,“问你们等于白问。”

  这话可是让在场的医生,都纷纷喊冤起来,“这事,谁知道啊。”

  “就是,这个基金也就是当初设立的时候,让我们每人都捐款,然后好像大概有人捐款过,成立都这么多年了,我压根就没有看过还有谁捐款。”

  “咋就没有人捐款。”有个医生不满了,“那个基金每月从我们的工资里扣钱。”

  “那不是等于我们捐款吗?”医生愤怒道,虽然每个月扣的钱是不多,可几年累积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钱。

  “对啊对啊。”几个医生很是不满道。

  有人想了下,“对了,你说张虹捐款十万,是不是我们可以不用扣钱了。”

  “对啊。”在场的医生那是一个开心。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